韩国艺匠婚纱摄影 版权所有,是国内最具有亲和力的网站之一 [ 给我写信 ] [ 百度空间 ] [ 腾讯微博 ] [ 新浪微博 ]

当前位置   主页 > 汽车 >

中国担纲页岩气开发“主角”尚需时日_0

发表于:2019-06-08 14:04 作者:新闻小编 来源:新闻小编

  预计,到2030年,全球能源需求将比2011年增长36%,几乎全部增长来自新兴经济体,其中,中国和印度占全球增长总量的一半以上;到2030年,非经合组织国家的能源消费将比2011年增加61%,而经合组织国家(OECD)能源消费量仅比2011年增加6%;预计到2030年,石油是需求增长最慢的主要燃料类型,年均增长仅为0.8%,但石油需求净增长将全部来自于非经合组织中国、印度和中东国家的石油需求将构成几乎所有的全球净增长;到2030年,天然气将成为全球需求增长最快的化石燃料,预计年均增长2%,且全球天然气需求增长的76%将来自非经合组织国家;到2030年,煤炭将成为仅次于石油的需求增长最慢的主要燃料,绝大部分(93%)的煤炭需求净增长都来自中国和印度,届时,中国和印度在全球煤炭消费增长中所占比重将分别达到63%和29%。

  这是BP集团近日在北京发布的2013年版《BP2030世界能源展望》中所列出的研究结果。该报告对2030年前全球能源市场最可能的发展趋势做出了推测。这是BP连续第3年发布该能源展望报告。

  报告指出,中国正在逐步赶上欧洲,到2030年成为世界主导性能源进口国,并将在2017年取代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石油进口国。但该报告指出,中国能源进口增长的前提是经济的强劲发展。

  BP亚洲首席经济学家张弛指出,人口和收入增长是能源需求增长的关键驱动因素。上述报告认为,到2030年,超过90%的人口增长将出现在经合组织外的中低收入经济体。由于其工业化、城市化和机动车需求迅猛,这些经济体还将贡献70%的全球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以及90%以上的全球能源需求增长。

  不过,也不必为中国等新兴经济体对能源的巨大需求而太过担心。随着能源强度的降低和新的能源(包括常规的和非常规能源)供给的增加,到2030年,全球能源供给还是相对充足的。张弛说。《BP2030世界能源展望》在某种程度上也颠覆了此前被普遍接受的观点,即油气资源日益枯竭。

  《BP2030世界能源展望》指出,与能源消费相同,生产增长的主力军也是非经合组织国家,占全球生产增量的78%。这些国家在2030年将贡献71%的全球能源产量,而2011年和1990年的比重分别为69%和58%。作为最大的区域性能源产地,亚太地区凭借大量本土煤炭的生产,能源产量增速最为迅猛(每年2.2%),占全球能源生产增长的48%。该地区到2030年将提供35%的全球能源产量。其他几大产量增长地区为中东和北美,北美仍然是第二大能源产区。

  当然,这其中不可忽视的力量还有页岩气和页岩油等非常规能源的贡献。从2011年到2030年,全球页岩气供应将增长3倍,而致密油供应增长将超过6倍。两者到2030年共占据全球能源供应增量的近1/5。

  据该报告推测,到2020年,全球石油产量的净增长将全部来自致密油、油砂以及生物燃料这些非常规能源的供应,该比重在2020年~2030年将超过70%。到2030年,全球页岩气供应预计能够满足天然气需求增长的37%,占全球天然气产量的16%,以及美国天然气产量的53%。

  虽然页岩气和致密油资源遍布于世界各地,但截至目前,对这些能源大规模的成功开采仅局限于北美。页岩气革命之风似乎也只在北美才刮得那么强劲。

  该报告预测,中国将是北美以外页岩气开发最为成功的国家。到2030年,中国的页岩气产量预计将增至60亿立方英尺/日,占中国天然气产量的20%。然而,鉴于中国天然气消费的迅猛增长,仍需迅速增加进口。

  因此,张弛说,到2030年,全球页岩气和致密油等非常规能源生产还是以北美为主。

  众所周知,近年来我国政府出台了一些鼓励页岩气开发的相关政策,包括将其设定为独立矿种、发放财政补贴等,但相应的配套政策仍尚待出台。那么,美国何以取得页岩气开发成功呢?

  BP集团首席经济学家鲁尔博士表示,美国之所以能够取得成功,不仅是因为其拥有丰富的非常规资源和先进的开发技术,更因为一些地上因素的贡献。

  地上因素又是什么?

  张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:中、美页岩气的开发模式是不同的。所谓地上因素是指美国拥有强大的服务业,在土地私有制下企业较易取得土地使用权,具有流动性的资源市场和变动的价格机制,以及有利的政策。这些都便于企业根据有利可图的市场自行摸索,进行竞争。他们开发页岩气的积极性和主动性非常高。美国的开发模式是市场性的模式,而中国的模式是由政府主导集中社会力量进行的。中国的企业在土地、资源和勘探权的获取方面都缺乏自主性和灵活性。

  中国成功开发页岩气的条件是存在的,比如政府和国企的力量,资金在某种程度上也不算问题,钻机也很多。但关键是要建立有效的激励机制,在价格政策上要向企业倾斜,使企业有一定的赢利空间,从而激发他们的积极性。如果要加快开发进程,建议中国引进战略合作伙伴,实行风险共担、技术共享。张弛向记者说,不过,目前中国页岩气开发还处于起步阶段,还有很多不确定性。另外,BP中国总裁陈黎明先生向记者补充说:中国的管网体系还不够发达,管网的介入准则还存在问题。

  之前,BP首席技术官大卫艾顿曾表示,BP希望参与到中国的页岩气开发中来。就此问题,记者向陈黎明求证。他说:BP也一直在研究页岩气。BP在美国有40年的煤层气开发经验,在中东、加拿大等地也有丰富的致密油和页岩气的开采经验,这些都是BP开展合作的优势。

本文链接地址: http://www.shihuayiyuan.com/qiche/1437.html

栏目:汽车      围观:

相关阅读

本月热点